我们

我只知道我喜欢你

回去吧

  淅淅沥沥的雨打在伞上,王杰希看了看,发现少了喻文州。
  他还留在比赛场?
  不,以喻文州的性格,他应该带伞了,多半是借给其他人。而这会儿,正在拦车吧。
  天色渐暗,车水马龙,华灯初起。
  王杰希在酒店门口停下,看着领队的叶修。
  “叶修,喻文州不在,是有什么事了吗?”
  叶修嘴里叼着烟,在尽情过十年的烟瘾。听闻他的话,叶修不经意地摆摆手,“他没说,可能在哪儿回顾赛情呢。他那么大一个人,王大眼你至于这么担心吗?”
  王杰希没理他,兀自像这四五年来熟悉地,独自思考起喻文州的去向。
  最终,不同寻常的魔术师在酒店门口重新拿起伞转身走了。
  车灯的橙黄灯光映照在雨里,积水的路面被砸起水花,仿佛细碎星芒璀璨。
  腾起的雾气里,喻文州温和的眉目若隐若现。
  持起的雨伞下,王杰希修长的腿一步步迈进。
  如同踩着万千星辰的魔术师拨开时空的隔离,走向遗失的过去和未来。
  “你怎么来了?”喻文州刚准备拦下一辆车。
  “你怎么了?”王杰希问。
  “哦,伞借给一个随队的粉丝了。能跟到苏黎世,很不容易了。”喻文州温润的嗓音在沙沙的雨声里混着。
  “走吧。”王杰希抬伞,拢住了躲过来的喻文州。
  “好,走吧。”
  “不坐出租吗?”王杰希接过之前巧妙地设的语言诱导。
  喻文州知趣地笑笑。
  “不了,我们就这么聊一聊吧。王队。”
  “王队?”王杰希诧异地看着喻文州。
  “明天的比赛,或许需要你拉出魔术师了。”喻文州微笑。
  “战队有需要,这是自然的。”王杰希随口答到,又把雨伞向喻文州倾斜。
  喻文州无奈地摇摇头,轻轻捏着伞柄倾斜些。
  “我又不是场上的索克萨尔,更没必要遮着我的诅咒之雨。”
  “我们现在是队友。”
  ——所以,我不用去让变化莫测的魔术师让你难堪,不用让你在掌控不了的节奏中苦笑。
  并肩作战!
  看着这位初遇时即惊艳的人,王杰希心里被压抑的魔术师少年在焦急热切地呼唤。
  然而……
  雨幕愈织愈密,渐渐遮掩了谈笑的两人的身影。
  风吹雨落,车灯还在等谁呢?
  也许,也许只是一个巧合,这辆车并没有喻文州的安排。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