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我只知道我喜欢你

回不去的故乡(一)

  刚过晌午,天上的暗云聚涌不散,风沙轻轻卷过嘉世王朝西北地的阵营。
  “好!吃饭!”随着副官的一声令下,刚才还瘫在地上的八个汉子爬起来冲向一个小卒身边。
  其中一位小伙子冲得最凶最快,立刻跑到了锅旁,端着碗话唠。
  “诶诶诶,王大眼王大眼王大眼!给我多打点。看在咱们都是同乡的份上……王杰希,诶!好嘞!”这位眼神锐利的小伙子叫黄少天,本名黄二狗子。
  “哈哈哈哈”
  看到碗里爽快地多了半勺饭,黄二狗子满意地走了。
  “我擦王大眼你能不能公正点儿?”一个汉子嚷嚷。
  “就是就是。”
  “同乡也不能这么偏袒,大家伙儿可都不怎么吃饱。”
  王杰希冷冷地看着对方,而后把目光转向北边。
  那边黄少天正殷勤地给那位体弱的喻家公子添饭。喻家公子是军医,还给大家伙儿帮忙写家书,从不多收什么。
  一看是给喻军医,大家也都不说什么,沉闷地接着王杰希的伙食。
  “喂,都别吃太饱了!不然蛮子夜袭就玩完了!”一边的副官林杰喊道。
  同时,他在粗糙的小桌子上端起他的碗吃着同样不多的饭。
  王杰希在给所有人顺利分完后就端着他自己那点儿饭走到黄少天和喻文州那里。
  “诶,王大眼你怎么就这么点啊。”黄少天说完又开始拨他碗里剩的那点子饭。
  “不用。你再这么叫,可能就没姑娘愿意嫁你了。”王杰希守住他的碗不被侵犯。
  “我去这里又不是咱们村你至于吗?啊王大眼?”
  “好了。”喻文州按住黄少天,无奈道,“好歹是咱们村最标致的……青年人。这么着会损口德的。”
  “咱们村,唉,怎么这代就这么可怜呢,就这大小眼也能当上……(村花)”
  发现王杰希一双大小眼瞪得恐怖无比。
  黄少天:……他不想光棍了。
  他们三个人都是安成县俊峰村人,从小没什么交集。村里身强体壮,干活麻利的小伙子黄二狗子,从没见过传说中村里最长相最标致的王家闺女。就算大小眼也是村花的王大眼,也从来没见过深宅家中体弱多病饱读兵书的喻家公子。
  村里人都期待着他们三人迸发出个火花,天雷勾个地火,你抢他来我抢你。据说王家大嫂都准备好王不留行了。
  然而一场战争突起,先是县城里气氛紧张,一阵蔓延着,说什么定国侯叶修反叛,要建立新朝。县令半夜三更赶紧送走了他家二儿子去赶考,被打更人看见,谣言四起,弄得人心惶惶。最终,不知怎么的,忠心为国呕心沥血大半辈子的叶修勾结外贼,意欲推翻王朝。于是战争也爆发了。
  皇帝疯狂聚集兵力,每户均出一名壮丁参战。黄二狗子自不必多说。王家闺女看着年迈的父亲和幼小的二弟,冷静地说自己去。家里立刻炸了。
  炸了两天,各种手段捆住王家闺女,然而大家也无可奈何了。
  第二天晚上,黄二狗子摸黑拿着菜刀割断了绳子。黄二狗子一碰上王家闺女的眼睛,
  “我擦,王大眼,你到底是怎么当上咱们村村花的。”
  “少废话,去喻家看看。”
  压低声音,两人悄咪咪地潜入喻家大宅,就看见喻家公子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
  两人:……啊?!
  一通气若游丝的解释,原来喻员外为了自家孩子能活久点,最近给他加强训练。
  “还好还好,”喻家公子无力地摆摆手,“我娘最近给我做了不少好吃的。还有些糕点在那儿。你们吃吧。”
  说没见过是假的,三个早就见过很多次了。只不过都是碰巧遇见,诡异地,三人都自称没见过,而后悄咪咪地碰头。
  “诶唔(我)说凑(就)这么走了吗?”黄二狗子捏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吃着。
  “皇帝下命,你敢反抗?”王家闺女笔挺地坐着说。
  一旁地喻家公子有气无力地躺着。
  过了一会儿,话唠也沉默了。
  王家闺女开口。
  “诶,喻文州。”
  “嗯?怎么了?”喻文州恢复了一些,靠着床靠着他们。
  “既然是男扮女装,也该换个名字,你帮我取个好名字吧。”
  “这……恐怕不大合适。”两人在月光下勉强能看到喻文州皱起的眉头。
  “无事,若是有了一番名头,当个将军……”
  “我去,王大眼你知道你是个女孩子吗这么彪悍难怪村花也嫁不出去。”
  “不用你管!”说完,王家闺女就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想了想,
  “你是个心性奇高的女子,不为人杰也可惜。就叫‘王杰希’吧。是‘希望’的‘希’。”
  “好名字。以后就不是女子,我娘的王不留行也该送给隔壁村张二花了。”王杰希自嘲道。
  又是沉默。
  “不如,给你也起个吧。”王杰希指着黄二狗子说。
  “我去,王大眼你也不要拉我下水,我……当然能回来!”
  “起个吧,你该知道这里以前是前定国侯的故地。”王杰希点出。
  “我自己来就好了。就叫……”
  “少天。”王杰希说。
  “名字不重,你天生八字阳气重,这个也算相得益彰了。”
  “你……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
  “嗯。”王杰希又不说了。
  “也好,”一旁的喻文州补充说,“我年长你们两岁,今年加冠,父亲赐字‘索’。也算有个新名字了。”
  “嗯……锦衣归来吧。”王杰希说。
  “好!”黄少天捏着手中糕点说。
  “我尽量不坠了你们名头。”喻文州靠在床边温和笑道。
  可惜了。王杰希想道,这么一个人,是合该在温柔乡里度过的。
  黄少天离开。
  王杰希借着喻家丫鬟的床睡了一晚,第二天又借着喻文州的男装去填了名。
  就这么擅自走了,带着她娘给她改的男装。
  行军中一片绝望,到了黄沙莽莽的西域,越走离家乡越远。
  喻文州借着他那点儿知识,过得竟然还挺滋润。有了他和黄少天的掩护,王杰希也从未暴露,只是因为小身板,只能来多多做饭了。

回去吧

  淅淅沥沥的雨打在伞上,王杰希看了看,发现少了喻文州。
  他还留在比赛场?
  不,以喻文州的性格,他应该带伞了,多半是借给其他人。而这会儿,正在拦车吧。
  天色渐暗,车水马龙,华灯初起。
  王杰希在酒店门口停下,看着领队的叶修。
  “叶修,喻文州不在,是有什么事了吗?”
  叶修嘴里叼着烟,在尽情过十年的烟瘾。听闻他的话,叶修不经意地摆摆手,“他没说,可能在哪儿回顾赛情呢。他那么大一个人,王大眼你至于这么担心吗?”
  王杰希没理他,兀自像这四五年来熟悉地,独自思考起喻文州的去向。
  最终,不同寻常的魔术师在酒店门口重新拿起伞转身走了。
  车灯的橙黄灯光映照在雨里,积水的路面被砸起水花,仿佛细碎星芒璀璨。
  腾起的雾气里,喻文州温和的眉目若隐若现。
  持起的雨伞下,王杰希修长的腿一步步迈进。
  如同踩着万千星辰的魔术师拨开时空的隔离,走向遗失的过去和未来。
  “你怎么来了?”喻文州刚准备拦下一辆车。
  “你怎么了?”王杰希问。
  “哦,伞借给一个随队的粉丝了。能跟到苏黎世,很不容易了。”喻文州温润的嗓音在沙沙的雨声里混着。
  “走吧。”王杰希抬伞,拢住了躲过来的喻文州。
  “好,走吧。”
  “不坐出租吗?”王杰希接过之前巧妙地设的语言诱导。
  喻文州知趣地笑笑。
  “不了,我们就这么聊一聊吧。王队。”
  “王队?”王杰希诧异地看着喻文州。
  “明天的比赛,或许需要你拉出魔术师了。”喻文州微笑。
  “战队有需要,这是自然的。”王杰希随口答到,又把雨伞向喻文州倾斜。
  喻文州无奈地摇摇头,轻轻捏着伞柄倾斜些。
  “我又不是场上的索克萨尔,更没必要遮着我的诅咒之雨。”
  “我们现在是队友。”
  ——所以,我不用去让变化莫测的魔术师让你难堪,不用让你在掌控不了的节奏中苦笑。
  并肩作战!
  看着这位初遇时即惊艳的人,王杰希心里被压抑的魔术师少年在焦急热切地呼唤。
  然而……
  雨幕愈织愈密,渐渐遮掩了谈笑的两人的身影。
  风吹雨落,车灯还在等谁呢?
  也许,也许只是一个巧合,这辆车并没有喻文州的安排。